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

煙臺寶的快艇有限公司歡迎您的到訪!

釣魚艇,鋁合金艇-煙臺寶的快艇有限公司

源自澳洲釣魚艇品質純正
鋁合金艇行業誠信企業/快艇定制加工廠

全國咨詢熱線13405357222

新聞資訊 / NEWS

行業動態

我的釣魚故事(原創)

發布時間:2016-08-08點擊:1742

 我的釣魚故事(原創)


國際慣例,小歌先聽著,慢慢欣賞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鄺美云 -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
        童年拾趣

       小時候七八歲的樣子,應該是1988年左右,我的老家就在徒駭河南邊,有幾百米的樣子,窮人的孩子沒人管,我就偷偷的往河里跑,那時候魚特別多,岸邊全是榨草,有四五米寬,厚厚的,傍晚放了學回來,我就直奔河里。拿著自制的網兜,拴在兩三米的楊樹桿上,看榨草里的動靜。魚真是多的不得了,好多魚都在吃榨草,全河里傳出咔嚓咔嚓魚吃草的聲音,我就貓著腰小心翼翼的端著抄網看哪塊榨草動的厲害,然后瞅準時機一抄網扣下去,時不時的就連草帶魚給扣出來。半斤大的鯽魚在夕陽下沉顛顛的亂蹦,心中那種高興勁就甭提了。到了周末,就是我們小伙伴們集體出動的時候了,四五個小伙伴,光屁股下去,把一整片榨草圈起來,大家喊個:1、2、3!然后一起使出吃奶的勁把一團榨草給推上岸邊,然后就各自分工,拿個小桶來挑件里面的小魚、小泥鰍、小草蝦、還有大黃鱔。記得有一次,我們大家正撿的興起,其中一個叫小利的小伙伴大聲叫起我的名字:“亮哥,快來幫我抓啊,一條黃鱔??!快!快點”,那時候數他小,我們順眼望去,他正在泥里扣一條黃鱔,他抓了好幾次,黃鱔都被他摁的成泥猴了,我們就起哄說他逮不到,他就越來勁,四肢并用,整個人都趴下了,終于用手逮到了那條黃鱔,當時他雙手緊緊抓住黃鱔的中間部位,黃鱔還是一個勁的搖頭擺尾。就這樣他提著收獲過來我們這邊往小桶里放,快到我跟前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細節,這條“黃鱔”雖然被折騰成了泥猴,但是它居然一直在吐舌頭,細細的那種。不對,那是蛇吐信子。然后不知誰在我身后喊了一聲,那是蛇!好嗎,一幫光腚猴開始在河邊瘋竄瘋叫。。。河灘上留下了一個個快樂的腳印。那時候的生活的貧窮的,釣魚會被人瞧不起,說是不務正業,所以釣魚的很少。但是,那時候河里河蚌多,我們叫蛤拉,偶爾外面有來收蛤拉的,碗口大的五毛一個,看到有的大人一踩就是半袋子,賣十來塊錢呢,我們小伙伴們也去踩。光屁股下水,用腳在水底摸索,首先會觸到蛤拉的后翼,尖尖的,如果趟快了會劃破腳,摸索到位置以后就伸手下去,順著測翼伸下手去,整個像掰蘿卜一樣把蛤拉從泥窩里掰出來。小的自己留著吃,大的就賣給收蛤拉的。那肉真是筋道,我們一般回去炒了吃,總是嚼不爛,最喜歡吃的就是連在殼上的那根肉柱,想起來還是禁不住流口水。后來岸邊的大蛤拉就越來越少了,盡管總是被家里人罵回家,整天的水里摸爬滾打,八九歲我們就學會了游泳,然后就游到深水里扎猛子用手去水底摸魚和蛤拉。那時候河里經常夜里有炸魚的,就是用瓶子里自制的爆炸裝置,因為離得河近,我晚上睡覺總能聽的見,明天天不亮我就拿個棍子出發了,河邊這時候會剩下好多沒撿的被炸懵了的魚,河邊走一段,就能治它好幾斤暈頭轉向的漏網之魚,然后放下魚兒,一路小歌奔向學堂,留下一蹦一跳的美滋滋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初學釣魚

      一開始站著釣,后來換成了馬扎;魚竿是二十塊錢一根的玻璃鋼,一開始是借魚竿釣,隨后是一根45塊錢的碳素桿,更的是一根一百二的老光威;一開始是掛蚯蚓,別人調好漂子,自己再釣,以后學習著用藍鯽拉餌,不過那時候大部分還是小米加蚯蚓;裝蚯蚓的盒子是偷拿的辦公室里領導用完了的茶葉盒,蚯蚓是自己從垃圾堆里用手精心挑出來的,放上土,再在盒子上扎兩個眼透氣;魚護和炮臺都是最更便宜的,能自己制作的小配件都自己制作;作案工具就是一輛電動車,每周末出釣前晚總是睡不著,即時下雨了也不想回家,回家了也是扒論壇學習釣魚知識,一個調四釣二讓我琢磨了一冬天;那時候廠里有一幫一起野釣的小伙伴,大家拿著干糧一起去野外垂釣,吃的好孬根本不在乎,可是那時候溝里有魚,每每去了都能弄點鯽魚、嘎牙、小鯉魚啥的,真是樂不思蜀。那個時候不知道什么拼裝備,什么小鉤細線,偶爾看到一個騎釣箱的就會投去崇拜的目光。但是,那時候確實的的確確的快樂著,快樂的像一個瘋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打滑

       記得那時是剛剛地里剛扒了地瓜,我和老泰山還有小軍一起去碼頭水庫東南角那溝里野釣,三人一字排開,也就是每人距離有個五六米的樣子,不過中間有野草和小樹,不是站起來是看不到對方的,雖然那時候不大會釣魚,但是也剛學會了掛蚯蚓調水平釣一目,我暗自加油,當然希望最后是釣貨最多的那個人,因為每次我都釣的比他們少。我自己在最北面,一顆小煙一抽,馬扎一坐,我從來不用剪刀,小蚯蚓用手掐成兩段,這么一掛,炮臺上一搭,就等著鯽魚頂漂了。上魚的時候,煙都顧不上抽,不上的時候狠狠的多抽幾口,最心動的時候就是漂尾輕輕一顫,然后漂尾由一目徐徐上升到兩三目,有的時候不留神都能把漂子頂的橫在水面上,打桿提魚,心里那個滋啊,那個成就感油然而生,就差唱歌贊美這世界有多美妙了。釣了半天,快要收尾的時候,浮漂忽然上下亂竄了起來,這個情況我還沒遇到過,一慌神,我右手提桿的同時激動的從馬扎上站了起來,一提桿,沉顛顛的,有戲!這時左腳自然的從馬扎上跨了過來,本想雙夾腳并攏溜魚,結果,左腳還沒落地,右腳下面打滑了,“咕咚”一聲,兩腿出溜到了水里,俺哪天來。。,桿子也不要了,雙手抓住岸邊的草,雙臂一用力,麻利利的就連滾帶爬的爬到了溝上面,天氣有點小冷,都穿長袖了,太陽好歹還沒落山,我抓緊在地瓜地里抓了幾把沙土撒在褲腿上,然后回到原位繼續作戰,魚還沒跑,是尾撅嘴,心里剛才一頓撲騰,抽根煙,定定神,哆哆嗦嗦(凍的)堅持到了傍晚,臨走的時候老太山他們才發現我褲腿濕了,問我咋回事,我笑笑說,不小心打了個滑。心里還想:那么驚天動地的撲騰聲他們居然沒聽到,可見那時的我們有多么專注和執著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濕身

         2012年左右,那時候光野釣了,剛接觸黑坑不久,有事沒事就去黑坑一趟,不像現在這么頻繁。記得那時候都快冬天了,正好鄒平的伙計老阮來找我玩,我就叫上小曹、風神我們一起去了堂子村頭的鄉村知味居,具體吃的啥忘記了,就記得我和老阮兩人整了一瓶北京二鍋頭,吃飽了風神開著車就把老阮送到鄒平了。都是釣魚迷啊,把老阮送到鄒平,我們三人就直接殺到了西左。那天下午下了一點凡普拉子和毛毛雨,到了西左灣上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,灣上空無一人,老板都上床休息了,我們就在西南角安營扎寨了。我在最南邊,小曹中間,風神居北。他們兩個沒有喝酒,三下五除二就拾掇好了家伙事開釣了,我喝了點酒,東找西找的比他們晚了十來分鐘,也算是準備充足了,當時用的那桿子是剛從網上買的叫法萊天細4.5,是鯽桿,比較軟。那是我就調平水釣一目,我掛上皮筋顆粒,桿下去票子就沒有停頓一直往下走,當時還在想,是不是沒找好底,顆粒沉,把漂子拖下去了,所以就隨意的一提桿,愛要喝,中魚了,真是秒中??!從力道來看,應該是條鯉魚,魚一個勁的往里扎,我一邊溜魚一邊喊老曹過來幫忙抄魚,結果老曹拿著抄網呼呼地過來了,我這里魚兒一發力沖到了老曹的漂下面,兩個魚竿攪了線連。。。,一拽兩拽,魚也跑路了,白白高興和忙活了一場。后來呢就基本門口了,你說怪吧,沒口還不是最壞的,關鍵天也越來越冷了,索性我穿上了羽絨服、羽絨褲,換了個位置,接近十二點了,我踩在石板上直跺腳,冷啊?!斑@個地方不上,只好再換個地方試試,再不上也就死心了”。就這樣,右手握著桿子和線,左手拿著餌料盆,左腳點地上的石板,右腳往上跨(那時候水淺,石板和岸上有大半米的距離),然后是右腳著地,左腳騰空往上邁蠻不是,巧的是左腳也抬起來了,右腳也打滑了,當時感覺不妙,雙腳一個后跺,落到了石板上,更巧的是石板也讓俺踩活動了,眼睜睜的滑入了水里。入水的瞬間,我沒有感覺到冷,還把魚竿當撐桿往水里戳,結果魚竿終究不是撐桿,新桿報廢。水可不淺,瞬間沒到了我胸脯這里,這時的酒勁咯噔一下沒了,我那小動作刷刷地,摳著岸邊的石板就爬上來了,都沒給他們跑過來拉我一把的機會。上來任務,先把羽絨服脫下來,里面除了褲腿和鞋子居然都沒濕,抓緊收拾家伙上車走人啊??焐宪嚨臅r候果斷發現一個問題,我的手機好像還在水里洗澡,下去抄了抄,啥也抄不到,無語了,好像是諾基亞3020還是啥來,好幾年過去了,我感覺那塊手機應該仍然在那里等著我去救他。

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