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

煙臺寶的快艇有限公司歡迎您的到訪!

釣魚艇,鋁合金艇-煙臺寶的快艇有限公司

源自澳洲釣魚艇品質純正
鋁合金艇行業誠信企業/快艇定制加工廠

全國咨詢熱線13405357222

新聞資訊 / NEWS

行業動態

旅友原創|船把我們都搖老了

發布時間:2016-07-26點擊:1324


2015-06-21 Gannicus Search中國

前序:Gannicus,Search中國《旅友故事》的個原創分享作者。他是個90后小伙伴,在渝州之畔長大。19歲那年不顧勸阻,憑著少年稚嫩的意氣和對雪國、海洋以及細腰長腿的渴望,義無反顧地投奔東北的DMU學習航海技術。在經歷了青春虐戀一般的大學生活后,他開始了航海生涯。無疆長行中他感受到了大海的神奇和自身的渺小。驚濤駭浪,披星戴月,漫長的航行之路也讓他變得堅毅,果敢,愈發理性。這或許很多人向往的充滿情懷的旅程,于他,卻成生活方式。整日面對茫茫大海,讓雙魚座的他愈發向一位虔誠的聽眾發展,并將在海岸線上聽來的故事寫成文字,分享給有緣的朋友。

  溫哥華是一座美麗的城市,三面環山,一面傍海。南面受太平洋季風和暖流影響,北面有強大的落基山脈阻擋,所以這里,不太冷。
我們的船就??吭谶@樣一座美麗的城市里,旁邊就是的獅門大橋(Lion Gate Bridge)。不論我們來到或者離開,都要從她下面穿過去,一條拖輪先拽住我們的屁股,拉到另外一個水灣,然我們調過頭來就可以——揚長而去。輪渡碼頭和我們挨著,總能看到造得像個太空戰艦的渡船,慢悠悠地游向對岸。水上飛機起起落落,在觀景臺下面,像遲歸的海鷗。
  溫哥華的泊位上不但視線良好,風景優美,并且物產豐富,最常見的就是肥美的螃蟹。在某個華燈初上的夜晚,一行人工作服外面套雨衣,一路從passway走到sunset甲板,取出準備好的網兜和整雞就開始干,拿出任何時候都沒有這樣高度的團結一致,眾志成城。COAST GUARD的巡邏小艇在不遠的海面上來回巡邏,探照燈射過來時,一行人就一起緊退兩部躲到隔間里,一照過來就緊退兩步,退到隔間里,那樣子就想踩著優雅的探戈,盛裝舞步,進行著和諧的互動。不到兩個小時的功夫就拉了七八桶,注意,是大桶,尺寸是大約1×0.7×0.5m3這樣的桶。
  我想,你們已經明白,這里的螃蟹按照法律,或者叫規定,是不讓拉的?!八蛔尷筒焕??他們不讓我們拉我們可以悄悄拉嘛!敵進我退,敵退我進,敵走我拉。你說這是你的螃蟹,你叫它答應么?”青浦的bosun瞪大眼睛對我港,“我把他弄上來,就是我的,搞點面粉雞蛋燒燒,弄杯老酒喝喝不似很好嗎?”苦于兩個多小時的勞作,饑腸轆轆,加上對這異國美味的垂涎,我心甘情愿地表達了贊同的立場。

  對于他這番理論正義,我佩服得五體投地。要知道,這個世界上除了屁股的立場,還有胃的立場,連汗毛其實也可以有立場,而今天,我們要吃這螃蟹,就完全是站在胃的立場,胃的正義上。想到這時,一只肥大的螯已經被我吸成了空殼,真鮮!
  First Aid 在舷梯口等所有綁扎工人下船,他問我又沒去去過和這挨著的唐人街,他說唐人街是溫哥華的元老街區。我說是,確實很老的感覺,因為之前我已經去過了。
  那次有我,大副和大廚一起下的船,一個巴基斯坦小老頭兒作為碼頭司機把我們接出去的,他非常熱情,一會建議我們去坐輪渡,一會建議我們去對岸坐纜車,但是他會把crew發音成膠水。我莫名其妙地問,glue?他也很莫名其妙,不停地,yes,glue,glue。坐上5分鐘的港口面包車就可以出港區,門口就是海員俱樂部,里面的工作人員是輪班制的,據說有一個非常煩中國人的印度老媽子。在這里,支付兩加幣后就可以獲得的無線上網權限。
  沿著俱樂部前面的路再走上5分鐘,再爬上梯子,就上了另外一條路,向左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達唐人街。中途會經過一個街區,馬路上有卷起的報紙和踩癟的易拉罐,每當傍晚的時候就會有很多形貌猥瑣的人在這聚集,他們三三五五地站在一起,東張西望,目光神秘,據說這些人是吸毒的。聽一個水手說有一次,一個穿黑色衛衣,戴著帽子的男的向他走來,打開香煙盒讓他抽煙。他不敢要,害怕參了毒品在里面。
  路上會經過一家商店,每次我會選擇在這補充點飲料水果什么的。再往前,在路的左邊有一面巨大的墻壁,墻壁整個是一副巨大的老子騎牛的畫像。我之前從沒在公共場合看到過老子的畫像,孔子雕像倒是在很多學校見過。
  這里很多人都是從廣東移民過來的,店鋪多數是賣參茸干貨,中藥材這些。這也是大廚下來的目的,他要買西洋參回去孝敬姥姥,我們陪著他反反復復逛了很多個店鋪。在一家買雜志報紙的店里我才知道,傳說中的雜志是叫龍虎豹,而不龍虎報。雜志店對面有家音響店,里面賣的影碟很多是李小龍、成龍的作品,歌碟也是以卓依婷、鄧麗君等早期人物的作品。放在地上的書本有歷書,印刷成線裝本樣式的四大名著和三俠五義這樣的小說。有家店鋪不知道在哪里藏了個音響,放的歌曲是那首非常的《月亮之上》,但是令人驚奇的是根本不是玲花那種來自草原的豪放嘹亮的音色,而是好像出自一個鄧麗君模仿者的喉嚨,盈盈地唱著。
  經歷過一兩個貨比三家的篩選后,大廚決定選一家買了。這家店是夫妻店,老板沉默寡言,年紀大概四十幾歲,穿一件灰色的筒子衣服,戴一定同樣顏色的毛線帽子。比起老板,穿戴差不多的老板娘有更多話語,她告訴我們,店是從她父親那接下來的。父親是廣東人,早期那會兒先在香港開了二十年的藥店,后來又移民來到溫哥華,直到現在。在房子旁邊的巨大中藥鍘刀引起了我的興趣,在我兒時的記憶中,一個親戚的中藥鋪里有菜刀大小的一把,我就笑稱,你家的鍘刀好大。

老板娘知道我們是從船上下來的,就問:“你們都去過哪里呀?你們覺得哪里比較好呀?”
  大副聽了,可能實在不想去費力列舉地方了,就回答:“澳大利亞,墨爾本、悉尼都挺好的?!?br/>  “你們覺得溫哥華不好嗎?”
  “溫哥華也還好吧,不過我覺得西海岸太冷了,東海岸好點?!?br/>  “你們做船員的,有這個便利,干嘛不下船后就不會去了呀?”老板娘笑著對我說。
  我看了大副一眼,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立場內涵的問題,馬上換了一副不屑的表情,回答她:“我要想來這,等我在國內混好了直接移民過來一樣的嘛?!?br/>  “哦,這樣的啊。那你們那個船搖不搖呀?”
  面對這個在很多地方,被問了無數次的問題,作為船員或許再無情趣去解釋,我就笑嘻嘻地指了指旁邊看藥,滿臉胡子茬的大廚,“其實他今年才十八歲,一個航次下來就把他就成這樣了,你看有多搖?!?他們三個聽了哈哈大笑。
  我看見柜臺頂上用繩子串起紅色的紙,寫著“便宜益街坊”,就問是不是只有街坊才能得到便宜?老板娘聽了笑了,說街坊不是街坊鄰居的意思,這里的街坊就指顧客。我告訴她,國內的廣告都不這樣打了,打“跳樓大削價”、“瘋狂大甩賣”、“吐血大甩賣”這樣的,老板娘當即表示,以后也按照這樣的廣告來打。
  我們踏上歸程時,已經是夕陽即將西下了,南匯的大廚把他的二兩西洋參背在背上,甚是心滿意足。


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