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

煙臺寶的快艇有限公司歡迎您的到訪!

釣魚艇,鋁合金艇-煙臺寶的快艇有限公司

源自澳洲釣魚艇品質純正
鋁合金艇行業誠信企業/快艇定制加工廠

全國咨詢熱線13405357222

新聞資訊 / NEWS

行業動態

原創:回家釣魚之:清明尋黃(上)

發布時間:2016-08-26點擊:1773




前言

從 研究生畢業開始工作后,我幾乎每年都要回老家?;丶业母蟮膭恿κ?,真的很想念家鄉的魚兒。當然,這么說,肯定讓父母很傷心。從07年畢業到現在已近十 年,這十年的經歷我內心并不想面對。原因無它,整體上這十年是比較挫敗的,在外人看來挫敗的主要原因是沉迷于釣魚。我無言以對,既不反駁,更不認同。所幸 現在已經能夠面對。將回家釣魚系列寫下來,也是待老去時留給自己一個念想。

(另外,本系列所有文章均在我的微信公眾號“龍釣天下”上)

我要回家

2016 年初,孩子已經周歲,自己晃蕩了一年,內心里已經很迫切的要求自己做出點成績。開局倒是良好。3月中旬去廈門進行一項法律盡職調查,進行了一周后馬不停蹄 趕到福州,特意面見老同學敘舊。當夜喝了好多酒,次日按計劃本應該回京,朦朧之中想起很快就到清明節,干脆回老家一趟,探望下父親,給祖宗掃墓,同時也想 解下長久累積下來的釣癮。

說干就干,雖然回去要換乘三次,但依然沒有阻擋我前進的步伐。半路上給老爸打電話,告知要回家。很快下午便趕到了 老家,見到老爸,發現他又瘦了點,哎,一個人的日子總是很孤單。他說已經跟兩個叔叔約好了,明天上午一起去掃墓。然后我問了下最近的釣魚情況,他說現在釣 魚不行了。我有點心癢難耐,于是強著老爸一起去祠堂前的小池塘玩兩個小時。但是,釣了一個多小時沒見什么口。老爸便要提前回去順便做飯。我則再試半個小 時,但效果仍不好,的亮點是上了一條塘鱧。心里斗爭了下,還是將它放回池塘。畢竟,這種魚現在極少了,自己帶回去也就一口肉,但放回去對這個物種就增 加了萬分之一的生存機會。將塘鱧放后,自知釣效不可能好轉,于是將釣的幾條小鯽魚一股腦都倒回池塘,然后輕松回家。

初釣黃

回 家老爸已經做好了飯菜,兩葷一素,父子倆有個習慣,老爸每回要喝小半杯白酒,而我則喝一杯。吃完后我趕緊搶著洗碗。洗完看見天還沒有黑,突然想起釣在深秋 在群里經常說如何釣黃。釣魚圈里所說的黃,其實就是嘠魚或黃顙,其特征有三點,一是通體黃色,二是身體上有三根鋒利的尖刺,且有微毒,三是釣起來后會嘎嘎 的叫。深秋大哥介紹了很多釣嘠魚的方法,核心有兩點:一是嘠魚更好的釣餌是青蚯蚓,二是要找到嘠魚的藏身之所。我雖以前沒有專門釣過嘠魚,但釣魚的道理總 體上是相通的,我自信也能搞定,于是想試試夜釣。

我趕緊提著鋤頭去屋后挖了十幾條青蚯蚓,然后和老爸商量一起去一個通小河的堰塘去夜釣嘠魚。老爸雖然有點不太愿意,但經不住我說,于是商定去玩兩個小時,如果一直釣不到那九點前就回來。

用 的釣具是過年時帶回來的三根閥桿,用串鉤穿青蚯蚓釣??紤]到現在溫度還不高,就選擇堰塘的深水區,很快將兩根閥桿打下去,并掛上鈴鐺。剩下的一根,我則跑 到一百米外的小河轉彎處。之所以選擇這里,是因為這里水很深,地形復雜,以前就能經常釣到黃。我讓爸爸守著堰塘的兩根閥桿,我則守著小河的一根閥桿。

我 告訴爸爸,只要周圍有黃,且黃開口,則一般在十分鐘內就會咬鉤。我蹲在閥桿旁邊,月光皎潔,閥桿和鈴鐺依稀可見,此時還有徐徐清風吹來,不僅沒感覺到冷, 反而覺得很暖和。我眼睛一直盯著鈴鐺,期盼著那悅耳的鈴聲響起。但等了約十分鐘,仍沒有任何動作。于是我返回到爸爸那,老爸說第二根閥桿似乎有輕微的鈴 聲。我一聽馬上將閥桿搖上來,居然還真的有一條嬰兒黃。剛摘下鉤,另外一根閥桿的鈴鐺居然也響了。爸爸趕緊提竿并往上收線,看著竿尖在不斷顫動,我焦急的 問,魚大嗎?爸爸沒有回答,只是專心的收線,隨后,輕輕的挑動竿尖,將上鉤的黃提上岸邊。我一看這黃還不錯,大概有個二三兩,趕緊過去摘鉤。一邊摘鉤,一 邊得意的跟爸爸說:這種方法釣嘎魚看來還真不錯。老爸也點頭認同。

摘鉤后,我趕緊跑回小河轉彎處,又蹲下耐心等待。不一會 兒,清脆的鈴聲果然響起,我立馬提起閥桿,并往回收線。不過,從手感來看,這次是空竿。沒事,再次將閥桿打下去等待。這時又聽到老爸那有鈴聲響起,不一會 兒他已經上了三條嘎魚了。我有點耐不住了,于是也將閥桿移到上面的堰塘。不過,悲催的是,自此鈴鐺再也沒有響起。就這樣僵持到九點半,老爸說魚可能不在深 水,試試淺水可能效果好些。于是,我們倆分別收起一根閥桿,并將串鉤打在離岸約四五米的位置。還別說,過了約十分鐘,就有黃上鉤。摘完鉤后,我趕緊將第三 根閥桿也打到淺水邊。就這樣,每隔十分鐘就能上一條。時間很快就到了十點,跟老爸商量還是收竿回家睡覺吧。就這樣,個晚上初次釣黃雖然收獲不多,但畢 竟成功了,心里很高興,也盤算著次日一早再來試試。

釣黃大豐收

次 日天還沒亮,我就起床,躡手躡腳的收拾好閥桿,開門出發。這時,家里的小黑狗也跟著過來了。于是,兩個一起去昨晚的堰塘。因有昨晚垂釣的經驗,這次直接選 擇了該堰塘的一個突出位,該突出位東側是一片淺灘,南側則是深水區,中間則是深淺交接處。趕緊穿上青蚯蚓,并將閥桿分別打在深水、淺水和深淺結合處。 根閥桿打下去,正準備打第二根閥桿時,根閥桿的鈴聲就突然響起,我條件反射般放下手中的閥桿,迅速拿起根閥桿并往回收線。哇,分量還不??!小心的 將嘎魚提上來后,來不及摘魚,趕緊拿起第二根閥桿,趕緊穿上蚯蚓并打下去,然后再摘魚鉤。不想,魚鉤還沒摘下,剛打下去的閥桿的鈴聲又響起來。不會吧?我 趕緊放下手中的嘎魚,隨即拿起響鈴的閥桿往回收線,分量同樣不輕。趕緊摘魚,然后再將條嘎魚摘下來,再逐一穿蚯蚓并打下去。不想,第二根閥桿剛打下 去,不到半分鐘,鈴聲又響了!這是要搞死我的節奏???于是又重復拿竿收線的動作,并將同樣大小的嘎魚收入囊中。

就這樣在頭二 十分鐘手忙腳亂。心想,難道今天要吃皮?然而,理想很豐滿,現實卻總是很骨感。忙完這一段后,隨后迎來的就是死一般的寂靜,鈴鐺再也沒有響起。較長時間不 咬鉤就要改變。于是我將東側淺水的閥桿拼命的往遠處拋過去,另外兩根竿子則暫時不動。過了約二十分鐘,南側深水閥桿的鈴聲響起,重復收線動作,收獲中黃一 枚。再過了五分鐘,中間的閥桿也收獲了一條中黃。而東側遠處的閥桿一直沒有動作??磥?,這地方的黃密度有限,釣幾條之后要等其他地方的黃循味而來才會繼續 有口,這就需要耐心等待。于是,我將東側閥桿收回并打到近處的淺水邊,耐心的等待。

過了一會兒,東側閥桿鈴聲大作,我自然提竿往回收線。不 想,居然有一股大力傳來,我費力的往回收線,以為是一條超大黃。拉到水邊一看,原來是一條約七八兩的野生鯰魚,因閥桿很軟,很難直接將鯰魚提上來,我小心 的從岸上跳到水邊,用手將鯰魚抓上來。老家的野生鯰魚都不大,很少有超過一斤的,但皮毛灰白相間,很是水靈,力氣也很大,當然味道更是鮮美。

就這樣耐心等待又上來幾條嘎魚。一看時間已近八點,心想上午還要去掃墓,還是早點收竿回家。提起漁戶,居然還沉甸甸的。仔細的欣賞了下戰利品,這野生嘎魚和鯰魚皮毛確實很漂亮。在田野的油菜花間,我提著漁戶,拿著三根閥桿,喜滋滋的回家了,背后則跟著一直跟隨的小黑狗。

掃墓

吃 完早飯,兩個叔叔也來了,于是準備好紙錢、鞭炮、冥幣等,按照往常的順序一個一個進行祭掃。爺爺年紀大了,已經不和我們一起去了。老爸則說中午要管飯,他 也不去,在家里準備飯菜。最終,就由兩位叔叔和我負責掃墓。我們這的習俗是,在墓碑前先燒紙錢,而且紙錢必須是單數的,比如說五份或七份,然后將冥幣、香 燭放進紙錢燃起的火堆里,接著在墳頭頂部插上塑料花,然后燃放鞭炮,最后磕頭。這祭掃的程序才算結束。如果該墳墓是最為親近的親人,則會將紙錢份數增加, 并燃放更大的鞭炮,以示敬重。

我們三個配合默契,有人專門燒紙錢,有人專門放冥幣,還有人專門放鞭炮。但需要祭掃的墓很多,要將村子繞上整 整一圈。大概花了兩個小時才完成。我趕緊跑回家,幫著老爸做飯。老爸以前并不太會做飯,但經過這幾年的鍛煉,做飯已經很厲害了。我雖然廚藝也不賴,但并不 會做老家的特色菜山粉圓子,只好給老爸打下手。因老爸準備充分,不到十一點半就差不多做好了飯菜,于是招呼我去爺爺家請他們上來吃飯。

奶奶 則因為腿腳不便不能來我家吃,于是老爸讓我用大碗盛好飯菜,并特意多加些山粉圓子端到爺爺家,讓她一個人吃。隨后,我們一大家子的男人,爺爺,老爸、兩位 叔叔和我齊聚一桌,開始吃飯。因一年也沒幾次能聚到一起,大家都很高興,老爸還特意多喝了點酒。酒足飯飽之后,我則和老爸一起收拾洗碗。

三人聚釣

因叔叔也是釣魚迷,大家約好下午再去堰塘那釣魚。我給叔準備好了魚竿、線組、酒米和蚯蚓,自己和老爸則只帶著三根閥桿繼續釣黃。

到堰塘后,發現堰塘居然在放水,這下完了。都說漲水魚落水蝦,放水時魚覺得不安全,一般都會往深水躲,自然就難釣些。不過既然來了,也管不了這么多,先試試再說。

先幫叔叔系好線組,他自己選擇釣位打窩。接著我和老爸組裝閥桿,穿上青蚯蚓,帶著滿滿的期望,將三根閥桿分別打入深中淺三個位置。沒想到,很快就鈴響,很快就上了幾條嘎魚,個頭都還不小。跟早上的情況完全一樣,上了幾條嘎魚后就沒有動靜了,我和老爸則耐心的等待。

這時,叔叔遭遇了強大的雜魚軍團的連續攻擊,加上又走水,顯得疲憊不堪。無奈之下,他只好轉到小河轉彎處打了一個窩子,過了半個小時候再去釣。不一會兒,他就帶著兩條二三兩的鯽魚過來,高興的說終于釣到了。

此時,我們這邊在等待了半個小時候,三根閥桿又開始連續上嘎魚,并再次上了兩條鯰魚。隨后再次陷入寂靜。

時 間很快就到了三點半,叔叔還要趕回縣里的住家,于是他開始收竿。我和老爸讓他將嘎魚拿回家吃一頓,但他堅決回絕了。正當他放下漁具準備回家,剛走出十米, 剛好在他旁邊的閥桿的鈴聲響起,他立馬拿起閥桿往回收線??撮y桿的動作,看來魚還不小。叔叔很有經驗,豎起閥桿,小心的與魚周旋了約三分鐘,原來是一條斤 半的小鯉魚。我讓他帶回家,他仍然拒絕了。我只好將小鯉魚放回堰塘。

叔叔走后不久,我們也不想再釣了,商量著將嘎魚宰殺,晚上做一頓紅燒嘎 魚吃。我和老爸都覺得可行,哈哈。于是趕緊收拾回家,兩人分工,他用剪刀將魚宰殺了,我負責洗干凈。由于叔叔還釣了幾條鯽魚,我提議將這些鯽魚送給村里的 一個長輩,他家以前對我家幫助很多,且還比較喜歡吃魚。于是,我將這些鯽魚另外加幾條嘎魚用黑色塑料袋裝好,快速送給他。

晚上,我和老爸紅燒了五條嘎魚。還別說,這野生嘎魚味道真不錯,老爸的廚藝更是了得。二人再次小酌了下,聊聊各種情況。我想,人生如此,夫復何求?



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